據報道,年過六旬的他有每天一斤二鍋頭的習慣。在很多人眼中,他是一個率性的院士。
  談考試:每次都是剛好及格
  李小文:初中的時候,我上的是一所很破爛的中學,我屬於那種調皮的小孩,上學也沒有動力,從來不想去考高分,也從來不在班裡爭什麼名次,但我做題比較靈,也比較快,我交卷的最快紀錄是老師剛在黑板上寫完題,我就交卷出去玩兒了,好在每次考試我都能剛好及格,成績能一直保持中等。
  在美國念研究生,滿分是五分,三點五分以下要受警告,我每次都爭取考試高於三點五分,但如果考上了四分我就覺得自己吃虧了,得儘量把分數壓下來。
  談挫折:寫文駁《評海瑞罷官》
  李小文:1965年的一天,我在《光明日報》上看到一篇姚文元《評海瑞罷官》的文章,心裡很不服氣,就寫了一篇反駁文章給《光明日報》寄去,並很快收到他們的用稿通知。可沒想到,形勢突然變了,那篇稿子不但不准發表,還作為嚴重的政治事件被退回大學,成為批判我的罪證。
  畢業時,就把我安排到西昌的一個部隊農場里種田,算是懲罰。
  談考研:被嘲笑得非考不可
  李小文:我也沒什麼大志向,考研也挺偶然的,那天,我在綿陽的廠里,下午4點,支部書記過來聊天,說在報紙上看見要恢復考研了,我誤以為他是鼓勵我去考,就說,考也行。等到下午6點下班的時候,全廠的人都知道我要考研了,而且都用嘲笑的語氣來問我,各種挖苦的話滿天飛,反而把我逼得非考不可了。現在回想起來,如果沒有支部書記來講和廠裡人的挖苦,我肯定不會想到去考研究生的。
  談科學:應追求簡單性原則
  李小文:科學本身就應該追求簡單性原則,任何事情都是越簡單越好,夠了就行。
  比如,要在莊稼地里防麻雀,扎一個稻草人,給它插兩把蒲扇,風一吹扇子就動,就夠用了,這是最簡單的,沒必要找個真人或是弄個超女來站在那裡。如果不清楚這個道理,就會犯錯誤。我上初中時,國家號召除四害,發動老百姓都去趕麻雀,不讓它們落地,以為這樣就能把天底下的麻雀都累死。但你想想,是先把人累死還是先把麻雀累死?
  據《經濟觀察報》
  (原標題:人就像科學,應該追求簡單原則)
創作者介紹

盈盈

js37jsni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